首頁

土木堡之變

  明正統十四年(1449年)二月,蒙古族瓦剌部落首領也先遣使2000余人貢馬,向明朝政府邀賞,由于宦官王振不肯多給賞賜,并減去馬價的五分之四,沒能滿足他們的要求,就制造釁端。遂于這年七月,統率各部,分四路大舉向內地騷擾,東路,由脫脫不花與兀良哈部攻遼東;西路,派別將進攻甘州(今甘肅張掖);中路為進攻的重點,又分為兩支,一支由阿剌知院所統率,直攻宣府圍赤城,另一支由也先親率進攻大同?;鹿偻跽駛}促發兵50萬,挾持明英宗親征。兵至大同未交鋒就撤退。王振又想炫耀自己,想讓英宗“臨幸”他的家鄉蔚州,致使軍隊疲于奔命,勞累不堪,在土木堡(今河北懷來東)被也先率軍圍住,明軍大潰,王振及各大臣死于亂軍,英宗被俘,50萬明軍死傷過半,瓦剌軍進逼北京。史稱“土木堡之變”。

  一

  洪武二十一年,元順帝妥歡帖木兒的孫子脫吉思貼木兒戰敗以后,北走土刺河畔,為其部下所殺。北元內部陷于混亂,分裂為三大部:韃靼部,瓦刺部和兀良哈部。

  在這三大部中,兀良哈部與明廷關系最密切,而韃靼部勢力最強大?!绊^,即蒙古,故元后也?!?《明史 列傳215》)韃靼仍傳蒙古汗,從脫吉思帖木兒死后,又兩世傳至坤帖木兒。永樂元年,坤帖木兒為韃靼別部首領鬼力赤所殺,鬼力赤去元國號,稱韃靼可汗。韃靼另部首領阿魯臺又殺鬼力赤,立坤帖木兒之弟本雅失里為可汗,阿魯臺自行專政,勢力強大。

  “瓦剌,蒙古部落也,在韃靼西。元亡,其強臣猛可帖木兒據之。死,眾分為三?!?《明史列傳216》),分別由馬哈木、太平、把禿孛羅三個首領執政,與韃靼對立。

  明廷對蒙古各部采取“恩威并施”,羈糜和防御并用的政策。在兀良哈部設三衛,封其大小首領以各種官職。瓦刺部封馬哈木為順寧王、大平為賢義王、把禿孛羅為安東王。到永樂八年韃靼部被朱棣擊敗后,阿魯臺表示內附,明封其為和寧王。

  但在永樂年間,韃靼和瓦刺雖名義臣服,卻經常騷擾明廷北部邊境,韃靼還策動兀良哈在遼東侵擾。所以,明成祖朱棣從永樂八年到二十二年曾動用五十萬大軍,先后五次親自率兵出塞,重創韃靼、瓦剌二部,尤其是阿魯臺的韃靼勢力,并在第五次出征的回軍途中死去。隨后阿魯臺又被瓦刺部擊敗,部眾離散。由是瓦刺部并吞各部,勢力越來越強大,奉元朝宗室脫脫不花為可汗,英宗正統八年瓦刺太師順寧王脫歡死去,他的兒子也先繼承太師之位,一統了長城以北,虎視明廷。

  朱棣于永樂十九年遷都北京后,為加強邊防,在北部和西北部先后設置遼東、宣府、大同、延綏(榆林)、寧夏、甘肅、薊州、太原、固原九處邊防重鎮,布置重兵戍守,同時還在沿邊修繕了長城。因此,在宣德年和正統前期共二十多年間,總體而言北部邊防還算相對平靜,這局面持續到正統十四年。

...查看更多

  土木堡之變簡介:元朝末年明朝初年蒙古分裂為兀良哈部、韃靼部、瓦剌部三部。其中,瓦剌經過長期發展,勢力增強,瓦剌首領也先統一蒙古,并有吞并中原之心。

  明正統十四年(1449)二月,蒙古族瓦剌部落首領也先遣使2000余人貢馬,向明朝政府邀賞,由于宦官王振不肯多給賞賜,并減去馬價的五分之四,沒能滿足他們的要求,就制造釁端。遂于這年七月,統率各部,分四路大舉向內地騷擾。

  東路,由脫脫不花與兀良哈部攻遼東;西路,派別將進攻甘州(甘肅張掖);中路為進攻的重點,又分為兩支,一支由阿剌知院所統率,直攻宣府圍赤城,另一支由也先親率進攻大同。也先進攻大同的一路,“兵鋒甚銳,大同兵失利,塞外城堡,所至陷沒”(《明史紀事本末》卷32《土木之變》)。大同參將吳浩戰死于貓兒莊。大同前線的敗報不斷傳到北京,明英宗朱祁鎮在王振的煽惑與挾持下,準備親征。兵部尚書鄺埜和侍郎于謙“力言六師不宜輕出”,吏部尚書王直率群臣上疏勸諫,但英宗偏王振,一意孤行,執意親征。

  7月16日,英宗和王振率50余萬大軍從北京出發,由于組織不當,一切軍政事務皆由王振專斷,隨征的文武大臣卻不使參預軍政事務,軍內自相驚亂。19日出居庸關,過懷來,至宣府。8月1日,明軍進到大同。也先為誘明軍深入,主動北撤。

  王振看到瓦剌軍北撤,仍堅持北進,后聞前方慘敗,則驚慌撤退。本欲使英宗于退兵時經過其家鄉蔚州“駕幸其第”,顯示威風;又怕大軍損壞他的田園莊稼,故行軍路線屢變。至宣府,瓦剌大隊追兵追襲而來,明軍3萬騎兵被“殺掠殆盡”。

...查看更多

  土木堡之變的疑團:土木堡之變的結果是很令人驚異的,為什么這么說呢?這件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明正統十四年(1449)二月,蒙古族瓦剌部落首領也先遣使2000余人貢馬,向明朝政府邀賞,由于宦官王振不肯多給賞賜,并減去馬價的五分之四,沒能滿足他們的要求,就制造釁端。

  上面的是傳統史書上的答案,其實是忽略了一些細節。其實是瓦剌為了多領賞物,瓦剌使者冒稱有貢使3000人。掌管朝廷大權的宦官王振發現也先謊報人數,讓禮部按實際人數給與賞賜,并削減了賞金和馬價。其實這個按照道理來講,王振這么做是可以說的通的。畢竟是瓦剌謊報人數在先,而且原來所訂的賞金和馬價要高于其實際價值。而由于王振這個人對待外族一向強硬,早就對于這種貢使貿易有所不滿,這一次也是趁機發作而已。但是也先雖然心里面有怨氣,但是并沒有這個時候攻打明朝,畢竟是自己不站在道理的一方。

  瓦剌找的第二個借口就是求婚事件。詳細的過程是這個樣子的:也先名為進貢,實為偵察。經常賄賂翻譯,探聽明廷的虛實。也先還曾提出過與明廷皇室通婚的要求,翻譯人員私下擅自答應,而朝廷卻不知道這回事。

  這是土木堡之變的第一個疑點。朝廷中的翻譯人員怎么敢擅自代替朝廷答應這種大事?那是在封建王朝,這種事情是要抄家滅族掉腦袋的。就是放在現在,引起國際糾紛也是了不得的大事情,小小的翻譯如何有這個膽子?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后面又是何人指使?是郕王?是王振?我們不得而知。

  第二個疑點就是戰爭初期的雙方態勢,當時宣府和大同都是明朝的軍事重鎮,據記載大同的兵馬就有四五萬人馬,八個衛的兵馬,在瓦剌進攻之前,后來又陸續派遣朝中要員到那里整頓軍備,而且大同宣府的兵馬在全國來說也是精銳中的精銳,為何剛開戰就不斷的損兵折將外加失地?我們只是知道大同的鎮守太監郭敬在與瓦剌開戰之前還與瓦剌做著走私軍火的生意,英宗的貼身小太監喜寧是女真人,在英宗被俘后引導著瓦剌的兵馬進攻大明。這其中又有著多少我們不知道的玄機?

...查看更多

  土木堡之變的背景:明英宗正統十四年(1449),明朝北方的邊界上崛起了一支強大的蒙古人部族,號稱瓦剌。也先繼承瓦刺王位后,同明朝就開始發生磨擦。明朝的王振,本來也想討好也先,但由于貿易方面的磨擦,激化了雙方本就不協調的關系,戰爭終于爆發了。

  這一年,也先派了兩千多人跟明朝做買賣,為了多得一點賞賜,也先謊報了貿易的人數。這件事給王振知道了,便說也先欺騙朝廷,單方面削了價,只給也先五分之二的錢,還下令禮部不給來貿易的人吃飯。也先本就找不到發兵的理由,現在終于有了口實。他立即發兵攻打山西的大同,打得明朝的守軍節節敗退,緊急軍情很快傳到了北京。

  明王朝本來已經派了駙馬都尉井源率兵四萬去增援大同了,但是王振卻還想擴大這次沖突。他的家鄉就在大同附近,只怕瓦剌人侵占了自己在家鄉的田莊,又想趁這個機會,到家鄉人面前抖威風,順便建立奇功,鞏固自己的地位,便竭力勸明英宗御駕親征。

  雖說這一年明英宗朱祁鎮已經二十三歲了,但他依然像當年小王子時候一樣,什么事都聽王振這位“先生”的。要知道,英宗小的時候,就這位王振先生是他的朋友,他覺得他最任的人就是這位王先生了。王振說要親征,并說瓦刺人不堪一擊,他立即信以為真,下令三天后立即出征。朝中官員聽到圣旨,嚇得在午門外跪了一大片,都說御駕親征不是兒戲,三個月能不能準備好還成問題,要英宗收回成命??墒?,這位似乎永遠長不大的皇帝只信王振的,根本不管大臣們的建議,一意孤行地要按原來的命令行事。

  七月十七日,明英宗和王振帶著五十萬臨時拼湊起來的隊伍出發了。出發前只把北京交給弟弟朱祁鈺留守,也不管敵情如何,也不商量作戰方略,連后勤保障都沒安排好,簡直把親征當作小孩子玩游戲一般。

  當然,后果大家都知道了,英宗在土木堡被俘,王振被憤怒的部將錘殺.....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土木堡之變傷亡如何?發生在明正統十四年(公元1449年)發生的土木堡之變,是明代歷史上的奇恥大辱。是役,號稱五十萬的明軍,在幾萬瓦剌軍的攻擊下,分崩離析。但是,明軍在土木堡真的有五十萬之眾嗎?筆者將通過對照史料,盡量還原出當時明軍的軍力狀況。

  一、“五十萬”說辨。

  關于具體人數,私史最流傳的是五十萬說,直到現在范文瀾《中國通史》等種種文獻還是紛紛采用。此說法最早見于時人劉定之的《否泰錄》:“其從駕行者,尚書王佐、鄺埜,學士曹鼐等。 官軍私屬共五十余萬人,出居庸關抵宣府?!边@個說法,是最早提出明軍人數的,并且引領成為了明代末期史家的共識?!斗裉╀洝啡 胺駱O泰來”之意,是時人記敘英宗被俘先后紀略的第一家,應該說是比較有史料價值的。其作于“此錄撰于景泰年間定之任右庶子時” “三年遷洗馬。也先使者乞遣報使,帝堅不許。定之疏引故事以請,帝下廷議,竟不果遣。久之,遷右庶子?!?《明史卷一七六》)從中可見,此書所作時間,從“三年”“久之”等詞來看,應該是景泰年的后期。

  其中提到,五十萬人包括“官軍”“私屬”兩部份。官軍不必贅言,而所謂“私屬”者,最早出自《左傳食貨志上》:“ ‘今更名天下田曰王田,奴婢曰私屬,皆不得買賣?!庇纱丝梢?,“私屬”一詞,指的是私人的家奴、奴隸,有時甚至還指奴婢。這一部份人,顯然與正規軍不能相提并論,更大程度上,他們只擔任服侍皇帝、官吏的任務,可以說,在戰爭打響的時候,毫無戰斗力,根本不能夠算作明軍軍力五十萬的依據。

  綜上所述,我們從《否泰錄》中,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明軍出征,能夠參加戰斗的正規軍與不具備戰斗能力的“私屬”,號稱數量是五十萬。但如果我們知道,古代作戰,往往有著故意多報軍力的傳統,再考慮到,這次有著足以再單獨提出的“私屬”人數,應該再除去不少的水分。也就是說,明軍的實際戰員,可能遠遠不到五十萬人。(而清人,自谷應泰的《明史記事本末》開始寫作“官軍五十萬”,絲毫不涉及“私屬”兩字之差,意思大有不同,這或許是對前朝刻意貶低的傳統所致,不足為我們的憑據。是以本文不加詳證。)

  對于明軍軍力具體數量這個問題,關于明代的官方史書都語焉不詳?!?a href="http://www.7luckystar.com/renwu/zhuqizhen/">明英宗實錄》“正統十四年八月壬戌”條目下記載“中官惟喜寧隨行振等皆死官軍人等死傷者數十萬”?!睹魇酚⒆谇凹o》則記載“辛酉次土木被圍壬戌師潰死者數十萬”。筆者認為,存在這樣一種可能,即“五十萬”的說法,在當時已經引起廣泛懷疑,并且沒有公認說法出現,遂有這樣的馬虎說法,僅僅用“數十萬”寫及戰爭場面之大。由此可見,所謂官軍“五十萬”的說法,必然是有著不小偏差的。

...查看更多

  土木堡之變結局:明朝正統十四年(1449年),明英宗宦官王振之言,親自迎戰瓦剌,在土木堡(今河北懷來東)兵敗被俘,史稱“土木堡之變”。

  明朝自太祖朱元璋,六傳至英宗朱祁鎮,繼位時年僅九歲。明英宗是一個冥頑不化的少年皇帝,始終受太監王振操縱,終因宦官秉政,釀成一場大禍。

  是時,朝廷無主,軍隊潰敗,城防空虛,貴族官僚陷入驚慌失措之中,人民遭受戰亂之苦。如何使明朝不亡,成為舉國上下面臨的最嚴重問題。在這生死存亡之際,明政府采取一系列措施,轉危為安,避免了一場山河破碎的滅頂之災。分析其遇變亂而未釀成象北宋末年那樣的家破國亡的局面,原因是多方面的。

  立長君以絕敵望

  八月,皇太后命郕王朱祁鈺監國,代皇帝總管政事。九月,文武大臣請求皇太后說:“皇太子幼小,難負重任,國有長君,社稷之福,請定大計,以安宗社?!本旁鲁趿?,郕王接受太后諭旨,即皇帝之位,并遙尊英宗為太上皇,改明年年號為“景泰”。這一措施表明“明朝喪君有君”,決心共赴國難。

  于侍郎砥柱中流

  于謙,當時任兵部侍郎,毅然以國家安危為己任,“土木堡之變”后的政局多賴其維持。當郕王監國時,侍講徐珵等主張遷都,于謙厲聲駁斥說:“誰主張逃跑就應斬首。京城是國家根本,如果朝廷一撤,大勢去了。大家還記得南宋的教訓嗎?”使明政府堅定了據守北京御敵的決心。于謙一面加緊調兵遣將,加強京城和附近關口的防御兵力;一面敢于主持正義,懲治馬順等王振余黨。吏部尚書王直對于謙無限感慨地說:“國家危難,正需要您這樣的人才,最近遇上這么多麻煩,雖有一百個王直,也是無能為力啊!”

  這年十月,瓦剌軍隊逼近北京城下,扎營于西直門外。于謙面對強敵,毫不畏縮,主張主動出兵,他親自帶一支軍隊出城,并命令關閉全部城門,以示有進無退的決心。他號令嚴明,身先士卒,軍心大振,經五天激戰,瓦剌倉惶撤退,北京保衛戰取得了勝利。

...查看更多

結語

  土木堡之變明朝皇帝明英宗被瓦剌也先俘獲;四朝老臣張輔、駙馬井源、兵部尚書鄺埜、戶部尚書王佐、侍郎丁銘、王永和以及內閣成員曹鼎、張益等五十余人全部被殺,無數文官武將戰死;財產損失不計其數;五十萬大軍全軍覆沒,最為精銳的三大營部隊亦隨之毀于一旦;京城的門戶亦已洞開。強盛的大明朝由勝轉衰。中國進入了明朝中期階段。
更多
相關專題
相關新聞

分享

×
  • QQ空間
  • 朋友網
  • 騰訊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
日本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