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蓑衣渡戰役

  蓑衣渡是湘江上的一個渡口,在全州城東北,行陸路才十里,行水路則有十二里。過蓑衣渡五十里,即可經黃沙河水路進入湖南。蓑衣渡一戰,是清廷戰勝太平天國、茍延殘喘的關鍵之戰。"天下不可一日無湖南",如無蓑衣渡之戰,長沙陷落,湖南盡入太平軍之手,丁憂的曾國藩必不能回鄉募勇甚至會為太平軍所俘,曾、胡、左、李諸中興名臣永無出頭之日,歷史上將不再有湘軍這一支武裝。

  上次說到,6月3日太平軍利用穴地攻城破了全州,但太平軍本無固守全州的打算,次日,即全軍棄城北上。而清軍已然在四周云集,江忠源更率千余名楚勇,伐樹填河,又于江中預置木樁,阻斷蓑衣渡至西岸的江面交通。

  江忠源,湖南新寧(今屬邵陽)人,道光年間舉人,響應號召回老家辦團練,號“楚勇”,配合清軍作戰。江忠源后來官運亨通,為一方大員,現在還只是一個小小的知縣級別。此時,楚勇駐西岸,和春在城北,江忠源請和春分兵阻截東岸,和春不許。和春指派張國梁赴東岸防堵,張國梁卻遲遲不前,各將互相推諉,誰也沒有膽量孤軍扎營于東岸,因此江東一直空虛無防,為太平軍留下了一條進軍的道路。

image.png

  5日,太平軍分水陸兩路進軍,水路與楚勇發生交戰。經過幾天戰斗,太平軍放棄水路,焚燒船只,遺棄輜重,改由陸路向永州進軍。由于清軍勢眾,太平軍后衛節節后退,人員物資都有一定損失,此為清軍吹噓的蓑衣渡大捷。

  可以看到,蓑衣渡戰況并不激烈,賽尚阿寫給咸豐的奏折里提到過戰斗經過:“且賊在全州大挫,既為河路釘樁,不能遂其順江而下之志。察其焚棄舟船,輜重,婦女,銀兩逃走,情形似實較前窮困”。戰斗雖小,卻馳名天下,究其原因,無外乎兩點:

  其一:南王馮云山在戰斗中陣亡,殊是可惜。南王一向謙虛忠誠。不少人都在猜測,若他在,楊秀清不至于一步步坐大。若他在,一定會調節矛盾,不至出現內訌。這里,正如蝴蝶輕輕扇了一下翅膀,歷史在不經意間就發生了改變。

  對清廷來說,馮云山的陣亡是針強心劑,在一片敗績的局勢下,這個功勞是誰也抹殺不了的,江忠源名聲鵲起,正肇始于此。

image.png

  其二:新一代經世派的崛起,需要一個榜樣。從嘉慶時期開始,一些具有前瞻性和學識的官員面對局勢,極力提倡經世致用,倡導改良。他們敵視農民起義,也痛心朝廷腐敗,希望得到朝廷重用,道光時以魏源,林則徐為代表,現在則以江忠源為代表,后來的經世派會陸續登上舞臺:曾國藩,駱秉章,左宗棠,胡林翼。。。。。。在他們的吹捧推動下,蓑衣渡戰役成了伏擊戰,江忠源成了孤膽英雄,一步步走向了神壇。

  全州攻城的拖延和蓑衣渡的挫折,并未使太平軍氣餒。清軍早在太平軍攻全州時,就在永州部署防務。太平軍見永州防守嚴密,遂放棄攻永州,轉而在天地會向導下,南取道州。

  湖南提督余萬淸,膽怯畏戰,從永州至道州,百里之間,高山險峻,險要極多,俱是一夫當關之地。但余萬淸望風而逃,盡數放棄。不僅是他,清軍將帥很多都患上了恐懼癥:6月8日,余萬請逃至道州,所部與守軍合計僅500人,情知無法守御。余萬淸飛稟程矞采,詭稱保護長沙安全,要求移駐衡州,但被拒絕。6月12日,太平軍兵臨城下,知州王揆一請余萬淸到西門指揮戰事,自己跑到東門,準備跑路。余萬淸也不傻,將西門私自打開,一跑了之。太平軍至西門,見門未關,蜂擁而入。王揆一見大勢已去,投河自盡,被救起,又欲自刎,又被人將刀奪走。做了一番表演后,也逃之夭夭。太平軍輕取道州。

image.png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時至今日,網上有關太平天國的負面評價是越來越多了。不過,在這個一百多年前的小小國度,有一位仁兄卻讓人挑不出什么道德上的毛病。他就是南王馮云山。

  張愛玲說“出名要趁早”,而歷史人物在早早博得美名后,也要趁早駕鶴西去才是。馮云山因為早死,所以來不及干壞事,也就逃過了如今針對太平天國的網絡暴力。不過,馮云山身上也并非沒有爭議,那就是他死在了哪里?

  史學界存在著兩種說法——全州或蓑衣渡。

  其實,民國之前馮云山死在哪里已經成為一種常識——毫無疑問是在蓑衣渡。

image.png

  從湘系筆桿子留下的文字中我們得知:太平軍在蓑衣渡遭到湘軍鼻祖江忠源的伏擊,馮云山因此中炮身亡。

  其實,馮云山的死亡地點本來不應該存在什么爭議,說一千道一萬,就算江忠源本人也沒有人家太平天國自己人清楚吧?翻開李秀成和洪仁的自述,無不異口同聲指出南王死在全州。但謊言重復一千次就成為了真理,在湘軍宣傳機器的輿論攻勢下,馮云山的尸身被江忠源一腳踩住,無人敢上前認領。

  毫無疑問,江忠源是湘軍中的名將,但在蓑衣渡一戰中,他的所謂戰功就是個被吹破天的肥皂泡。我們找來清方的奏報,看一看最初的記載是怎么說的吧?

image.png

  太平軍自廣西金田起義,不斷發展壯大,最后,小小的廣西已經容不下這條蛟龍了。于是,他們打算自全州入境湖南,進而開始席卷天下之旅。蓑衣渡之戰前,太平軍正在圍攻全州。

  話分兩頭,我們再說圍剿太平軍的清軍綠營。綠營在廣西圍剿太平軍時,有兩大主帥向榮和烏蘭泰,全州之戰前后恰好一死一病,清軍因此群龍無首。于是,有一個人站出來了。不過,他不是江忠源,而是滿人總兵和春。和春當時剛剛被提拔為翼長,主抓全局。他召集軍中將領開會,商量下一步怎么辦?

image.png

  和春開口:全州只是個小城,分分鐘被攻破后,長毛下一個軍事目標肯定是長沙。全州也就罷了,湖南省城要是有了危險,咱們可就要在皇上那里吃不了兜著走了。

  總兵秦定三舉手發言:全州挨著湘江,若是從全州坐船,到長沙沒幾日的水程。他在和春“還用你說”的白眼中繼續補充:近日探子來報,長毛在全州外的湘江碼頭停了二百多號船。

  正在眾人一籌莫展之際,湘軍鼻祖江忠源開口了。他是湖南新寧人,新寧距離全州并不遠。如今,自新寧駕車去全州,只要3個小時便可到達。比起外省的將領,他更熟悉地形。江忠源說:經過全州沿湘江向北十二里,有個地點叫作蓑衣渡,那里地勢險要,江面比較狹窄,兩岸都是參天古樹,適合打埋伏。不過,他遺憾的說:蓑衣渡的水非常深,無法在江底打木樁,阻擋船只。他在和春“那你說個屁”的眼神中繼續發言:過了蓑衣渡,沿湘江再往前走三水里,有個地方叫作水塘灣。水塘灣的江水比較淺,在那里打上樁,就算發了大水長毛也別想坐船去長沙!

  于是,水塘灣打樁這一光榮而艱巨的任務就交給了湘鼻祖江忠源。

image.png

  不久,太平軍攻克全州,隨即棄全州水陸并進沿湘江北上。卻見二百多條船行駛在湘江水面,浩浩蕩蕩,拉風之極。船隊剛剛到達蓑衣渡,只聽一聲炮響,蓑衣渡的西岸伏兵四起。不過,這支部隊的主帥不是江鼻祖,而是和春。

  原來,江忠源與和春先后來到廣西“剿匪”并結識,他們一見如故,不顧上下級也不顧民族差距成為了好朋友。江忠源早看出蓑衣渡的地形適合打埋伏,便拉了領導兼好友和春一起在這里阻擊敵人。至于為何只駐扎在西岸,客觀原因自然是和春是個剛剛上任的翼長,指揮不靈其他軍隊,人家不愿意去;主觀原因嘛,江忠源的老家新寧就在蓑衣渡西岸100多里外,他不想讓太平軍跑到他家去玩耍。

  然而,這對哼哈二將打擊到敵人了嗎?

  怎么可能?

  太平軍在聽到炮聲之后,馬上做出了反應。船隊一邊開炮回擊,一邊擺陣,只見安裝大炮的戰艦圍成一個圈,把載著首領和老弱婦孺的船只護衛在中心。與此同時,太平軍陸軍迅速搶占了蓑衣渡兩邊的江岸,并安置好大炮,對著鼻祖與和春就是一頓猛轟。

  風緊,扯呼,幸好蓑衣渡兩岸都是參天古樹,鼻祖又熟悉地形,急忙拉著和春藏身大樹之后。至于讓太平軍全軍覆沒?搞笑吧?要不是樹林掩護,太平軍一時間無法判斷虛實,恐怕就是和春與鼻祖全軍覆沒了。

image.png

  不久,太平軍探得前方三里水塘灣處被清軍打下了堅固密實的木樁,無法在短時間內通過。兵貴神速,經過考慮,他們扔下部分淄重和二百艘船不要,從西岸的陸路去了湖南。

  太平軍走后很久,和春與鼻祖才從西岸的大樹后面小心翼翼地探出腦袋,他們相視一笑。

  二百多艘船啊!發了。

  事后,和春向上級匯報,說是蓑衣渡一戰,共殲滅敵軍200人,燒毀敵船1艘。然而,以清軍一向喜歡虛報戰功看,只打死了兩名太平軍都不稀奇。

image.png

  本來,蓑衣渡之戰就是個清軍失敗的小戰役。即使按照慣例吹成了勝利,主帥和春也不好意思吹的太大。然而,江中源從此開始對一件事深信不疑,那就是正因為他江忠源守在西岸,太平軍才由蓑衣渡東岸溜走的。沒辦法,作為鼻祖,就是這么自信。

  不久,他在給朋友劉蓉的信里吹了一個牛,說是自己在蓑衣渡鏖戰兩晝夜,把太平軍精銳殺的片甲不留,并奪獲船只三百艘??上е挥凶约阂卉?,其他部隊不配合,否則敵人可就全軍覆沒了。鼻祖,你這么說,可還記得蓑衣渡大樹后和你并肩躲貓貓的和春嗎?不過,在晚清戰史上,綠營天生就比湘軍低著一等,所以和春,你作為江忠源的朋友,就乖乖張開兩肋,讓鼻祖插上一把老江飛刀好了。

image.png

  太平天國年畫《魚樂圖》

  的確,當時的清軍是一盤散沙,無法在蓑衣渡兩岸同時設防,然而,從太平軍在蓑衣渡迅速、冷靜而強大的應對來看,即使巔峰時期的湘軍埋伏在東西岸邊,也是無法使敵人全軍覆沒的。太平軍如果真的以江忠源的家鄉新寧為目標向西進軍,憑鼻祖與和春的幾千人根本無法阻攔人家的腳步。

  兩年后,江忠源在廬州守城,死在了太平軍手上。鼻祖雖然死了,湘軍卻開始了崛起。一群湖南人在與太平天國的征戰中形成了越來越緊密的利益共同體。他們一手拿刀,另一只手則拿起了筆,從輿論陣地全方位打造湘軍品牌,戰死廬州的江忠源自然成為他們致力推出的主打產品。于是,一大批謳歌江忠源的文章熱氣騰騰的出爐。在曾國藩、左宗棠、李元度等人的筆下,鼻祖在蓑衣渡殲敵千人,和春則成了破壞鼻祖戰略,不肯在東岸設防,所以造成敵人漏網的罪魁禍首,之前戰死全州的南王也記在了蓑衣渡江忠源的名下。

  不過,盡管從此蓑衣渡之戰被吹成為了一場大捷,但真正把大捷變為神話的并不是湘軍,反而是太平天國的擁躉,這話是怎么說起的呢?

image.png

  民國時期,隨著反清的政治環境,太平天國成為熱門,一大批史學大師都開始研究起了這個課題。

  于是,在蓑衣渡之戰的90年后。著名太史學專家簡又文先生特地到全州與蓑衣渡一帶走訪。

  將近百年的口口相傳,細節上比文字還要失真。民國時期太平天國很紅的,遠不是如今網絡上人人喊打,所以全州城和蓑衣渡都在爭搶馮云山死亡地的版權,連南王死亡的具體位置和墳墓所在地都編出來了。

  困惑的簡又文先生只好采取了一種折衷的說法,即南王先在全州城中了一炮,掉血50%,接著在蓑衣渡遭到伏擊,又中了第二炮,血槽清空死去了。所以說,江忠源和南王之死脫不了干系。

image.png

  比起以美化湘軍為目的記錄太平天國史的湘系文人,太史學家除了想搞清真相,更深層次的目的是根據歷史作出總結,找出太平天國滅亡的原因。

  馮云山才是太平天國真正的創立者,也是他把領導的權力拱手讓給了洪秀全,這樣一個如老黃牛一樣扶保太平天國的英才如果不是死得那么早,應該能夠調和高層之間的矛盾,壓制東王楊秀清的野心,避免日后的天京內訌。

  如今,這個結論已經讓越來越多的專家質疑,不再贅述,但在民國,還是有不少學者和民眾接受的。于是,“出師未捷身先死”的馮云山被抬上了一個很高的位置。水漲船高,蓑衣渡之戰也就變成江忠源逆轉乾坤的神話了。這是不是一粉抵十黑呢?

image.png

  最后,簡又文在全州和蓑衣渡采訪時,有兩個令人溫暖的小故事,我忍不住給大家講一講。

  簡先生去小城全州前,早已從清方的史料中看到過太平軍全州屠城的記載,又考慮“太平軍”和“太平天國”這兩個詞匯是民國后才有的用語,邊僻小城的居民恐怕不知道。為了參訪方便,他粉裝黑用了清朝傳下來的稱謂,張口“長毛”,閉口“發賊”詢問當地居民90年前的情況。誰知,他被一個普普通通的老農當面訓斥了。老農說:“什么叫作‘長毛’?什么叫作‘發逆’?不過‘成王敗寇’罷了!可是人家是實行民族革命的,而且也曾開國稱王,不過氣運不夠,打了敗仗罷了,怎么能夠亂罵他們啊?……”簡先生被訓得面紅耳赤,卻又不禁會心微笑了。微笑中,簡先生應該已經領悟到“屠城”記載的不盡不實了吧?

  在蓑衣渡,簡先生采訪當地父老,他們無不異口同聲言說當年太平軍在此地軍紀甚好,公買公賣,即使蓑衣渡之戰后自東岸離去,也絲毫沒有擾民。從這里,我們也能看出,江忠源在蓑衣渡的勝利是就是一個吹出來的神話。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蓑衣渡是湘江上的一個渡口,在全州城東北,行陸路才十里,行水路則有十二里。過蓑衣渡五十里,即可經黃沙河水路進入湖南。蓑衣渡一戰,對于交戰雙方來說都是決定其之后歷史的關鍵之戰。之所以說蓑衣渡戰役對于清庭和太平天國來說都是意義非凡的一個伏筆,究其原因我們慢慢到來。

image.png

  首先對于太平天國方面來說。其一,在蓑衣渡戰役中船只盡毀,輜重盡失,傷亡慘重。關于太平軍傷亡的具體數目、清方記載:一說“悍賊斃者數千”。一說“斃賊千余”。一說“被殺者七、八百人”。上述數字都令人難以置信,夸大邀功也罷,主觀臆測也罷,太平軍在蓑衣渡之戰中蒙受一定傷亡卻是毫無疑義的。當時人記述和評論說:“其時所斃賊尸,蔽江而下,衡湘之人皆見之”?!八蛞露芍畱?,賊尸蔽江,自焚其船,遺其輜重婦女,倉皇東奔、為賊從來未有之敗” 。

image.png

  其二,太平天國在蓑衣渡被伏擊進兵兩湖的戰略部署已經暴露,從而失去先機,蓑衣渡為清庭調兵遣將防守充分贏得了時間以至于在后來的攻打長沙戰役中西王蕭朝貴戰死;其三,就是在這次戰役中太平天國的一位重要人物血染疆場從而使得太平天國領導層不在團結一致。他就是太平天國南王馮云山,之所以說他重要是因為除了其在軍事指揮上使太平天國損失了一位將才外,最重要的是他還是當時唯一一位能夠平衡天王洪秀全和東王楊秀清的人物。他的犧牲使得這種關系不在存在,為天京事變留下了隱患。

image.png

  對于清庭來說:"天下不可一日無湖南",如無蓑衣渡之戰沒有發生,那么太平軍就會輕而易舉的攻陷長沙,湖南盡入太平軍之手,而丁憂的曾國藩必不能回鄉募勇甚至會為太平軍所俘,如果沒有曾國藩創建湘軍首先太平天國在后期將會少一支勁敵,其次許多從湘軍成長起來的人譬如李鴻章、左宗棠等晚清重臣就不會有嶄露頭角的機會,可能一世無名。從而太平天國有一統天下也未嘗不可能。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蓑衣渡是湘江上的一個渡口,在全州城東北,行陸路才十里,行水路則有十二里。過蓑衣渡五十里,即可經黃沙河水路進入湖南。蓑衣渡一戰,是清廷戰勝太平天國、茍延殘喘的關鍵之戰。"天下不可一日無湖南",如無蓑衣渡之戰,長沙陷落,湖南盡入太平軍之手,丁憂的曾國藩必不能回鄉募勇甚至會為太平軍所俘,曾、胡、左、李諸中興名臣永無出頭之日,歷史上將不再有湘軍這一支武裝。

image.png

  介紹

  嘉慶三年(1798年)《重修路碑》說:“蓑衣渡大道,系楚、粵往來通衢,山徑崎嶇,行路多難”。道光五年(1825年)立的《路碑》說:“蓑衣渡大路,上通州城,下達湖南,雖非關津,實為通衢”??梢?,它是太平軍北進的必經之路。據實地考察,當年太平軍與清軍的戰場并不是在蓑衣渡口,而是在渡口東北約三華里之水塘灣。因為蓑衣渡口水深如潭,江忠源于二、三天內根本不可能在那里打樁塞河,而且渡口岸邊的六梅塘,地勢平坦,無險可守,但水塘灣灘多水淺,枯水時可涉水而過,舟船難通,其左岸的獅子嶺,高可三百余米,密林深箐,地勢險要,正是江忠源設伏堵擊之地也。方志云:“獅子嶺在長鄉,去城北十五里,地名奧塘”。不能不指出,簡又文之采訪調查并沒有弄清楚戰場的確切地點,也弄錯了戰場與州城的實際距離,應予訂正。

  據載:清朝統治者獲報太平軍攻陷全州,“擄馬擄船,水陸并進,兇焰益張”;“又大張偽示,欲直撲長沙”。乃在一天之內連下四道上諭,嚴令賽尚阿“飛飭各路將弁督帶兵勇,或由間道繞越賊前;或跟蹤緊迫,使賊無暇喘息”,并指明“全州與湖南水陸兼通,水路尤關緊要,或設法阻其行舟;或于要害地方密置兵船,暗藏槍炮,截擊尾追,俾匪船不能順流直下,方為萬全”。清軍“厚集兵力”的布防部署是:提督鮑起豹駐屯永州??偙鴮O應照防守湘桂交界之黃沙河。和春率領之七千清軍扼守距州城北十五里之太平鋪,“首當賊沖”。提督余萬清奉命趕赴道州堵截。劉長清等部清軍則尾追不舍。江忠源率領的楚勇千余人原是追兵,尾隨劉長清等部之后,由桂林至全州。他深恐太平軍繼續北進,攻取其家鄉湖南新寧,乃急忙趨前阻擊。正如他自己所說的:“先軍橋頭(即太平橋橋頭,位于獅子嶺附近的橋渡村旁),堵其西竄新寧之陸路;并釘塞河道,斷其北竄零陵之水路?!彼€急請和春速派兵“于河東扎營,以為合力攻剿之計”。然而,和春懾于太平軍之聲勢,不肯“分兵扼截”;只檄調非已統屬的張國梁部前往東岸防堵。張國梁尚未到達阻擊地點,蓑衣渡的戰斗便已經打響了。

  6月5日(陰歷四月十八日),太平軍的船隊蔽江而下,陸路沿江行進。當船隊通過蓑衣渡口,下駛到水塘灣過險灘時,發現狹窄的河道已被清軍“伐木作堰”所堵塞,船只因無法前進而密集江面,遭到左岸獅子嶺江忠源伏兵居高臨下的猛烈轟擊。太平天國領導人措手不及,只好把擁擠不堪,亂成一團的船只橫亙江面,搭成溝通東西兩岸的浮橋,搶占河岸陣地,倉猝還擊。其陸路部隊聞炮聲也急行靠攏救援。據清方記載:十八日,清軍“用劈山炮向河流釘塞處徹夜轟打”。十九日黎明,太平鋪方面的清軍“分路攻剿”過來,“賊船二百余只已在蓑衣渡江心泊如營壘,兩岸安設大炮。我兵一進,賊槍炮如雨。和春親督兵勇四路奮攻,該逆亦死力拒敵數時之久。賊匪情形,頗為迫蹙”。盡管太平軍奮勇拒敵,不讓清軍靠近江岸,并殺傷了不少敵人。但經過二晝夜的激戰,仍無法疏通航道前進。在前有阻敵,后有追兵,多面受敵,無法立足的危急情況下,太平天國領導人不得不改變沿江而下永州,直搗長沙的原定計劃。于6月7日(陰歷四月二十日)下令舍舟登右岸,“并將船只自行焚燒,遺棄輜重米糧器械甚多”,在右岸集合隊伍,翻越半邊山,過扁擔坳,向湖南而進,“欲攻永州”。及至永州,“將薄城,以大水不得渡”,“知城中有備,不敢攻,遂趨道州”。6月12日,清軍提督余萬清“亦棄城不守”,太平軍“乘虛襲道州,踞之”。

image.png

  蓑衣渡受挫絕不是“太平軍失敗之起點”,對戰爭全局并沒有產生決定性的影響。但也應該承認,它是太平軍在廣西期間遭受挫折最大的一次戰役。其損失可以用三句話進行概括:船只盡毀,輜重盡失,傷亡慘重。關于太平軍傷亡的具體數目、清方記載:一說“悍賊斃者數千”。一說“斃賊千余”。一說“(賊)被殺者七、八百人”。上述數字都令人難以置信,夸大邀功也罷,主觀臆測也罷,太平軍在蓑衣渡之戰中蒙受一定傷亡卻是毫無疑義的。當時人記述和評論說:“其時所斃賊尸,蔽江而下,衡湘之人皆見之”?!八蛞露芍畱?,賊尸蔽江,自焚其船,遺其輜重婦女,倉皇東奔、為賊從來未有之敗” 。

  綜上所述,太平軍在蓑衣渡受挫的原因,可概括為二點。

  第一,戰略目標與戰役指揮脫節。太平軍自永安突圍的戰略任務是:打出廣西去,揮師北上,建基立業、開創“小天堂”。然而,太平天國人領導卻沒有處理好戰略全局與戰役局部的關系。太平軍本應神速行動,力戒拖延,乘虛奔襲湖南長沙。這是發展革命形勢的戰略大轉移,而不應該費時耗力圍攻全州達十一天之久。事實充分表明:太平天國領導人主觀上犯了輕敵的錯誤,自以為可不費吹灰之力攻下全州城。然而卻事與愿違,得不償失,為此而付出了極其昂貴的代價。不僅遭受很大傷亡,連南王馮云山也在全州受傷而犧牲。太平天國過早地失去了一位忠勇堅毅、能顧全大局和協調內部的杰出領導人,確實是無法彌補的極大損失。正是由子攻城傷亡很大和馮云山不幸犧牲,使太平軍被仇恨蒙住了眼睛,失去了理智,非竭盡全力打下無關輕重的全州城不可。這是農民狹隘的復仇思想的反映。

  清方記載直言不諱地供認:“是時,湘水盛漲,順流直下,三日可達長沙。長沙方拆修城垣,工不及半,城中空虛無備。賊若猝來,竟可長驅直入,事不可問矣”。又說:“是時,湘水漲,省防尚無備,方拆治城垣。微忠源堵擊,賊船三、四日即抵省。言者謂蓑衣渡一戰,為保全湖南首功云”。這些說法雖屬推測之詞,但也說明太平天國領導人久攻全州的失策。

image.png

  第二,麻痹輕敵造成蓑衣渡之敗。太平軍圍攻全州時。救援的清軍皆膽怯懼戰,在距州城十里外扎營,畏死不前,坐視不救。于是,太平天國領導人產生嚴重的輕敵思想,自以為清軍不堪一擊。太平軍撤離全州北進,放棄自已所慣用的審時度勢、靈活機動、聲東擊西、迂回包抄等戰術,居然鳴鑼放炮,大搖大擺地坐轎出城,蔽江而下。如果太平軍在進軍蓑衣渡途中。能先派出先鋒精兵,掃清前進路上之清軍,或使敵堅壁自守,或驅逐阻擊之敵,清除江面上的障礙。其船隊是可以順利通過的。由于太平天國領導人對自己估計得過高,對上帝保佑信賴得太過,麻痹大意,不明敵情,疏于防范,造成了蓑衣渡受挫。酈純先生指出:“其致敗之由,則在行軍不偵敵情。否則,以江忠源千余之勇,太平軍自不難派隊先行驅逐,疏通江路,不僅不至挫敗,且可照原計劃直攻長沙。

  其時,軍事已歸東王主持,不能不說是楊秀清行軍的一次嚴重疏忽。幸而東(右)岸沒有敵兵,否則局勢將更艱?!?。這話是有道理的。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結語

  如果沒有曾國藩創建湘軍首先太平天國在后期將會少一支勁敵,其次許多從湘軍成長起來的人譬如李鴻章、左宗棠等晚清重臣就不會有嶄露頭角的機會,可能一世無名。從而太平天國有一統天下也未嘗不可能。
更多
相關專題
相關新聞

分享

×
  • QQ空間
  • 朋友網
  • 騰訊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
日本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