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奪門之變

  奪門之變又被稱為南宮復辟。明英宗在“土木之變”被俘,郕王朱祁鈺被擁立為帝,史稱景帝。1450年8月英宗被瓦剌釋放回來后,景帝只迎拜于東安門,為了阻止英宗復位,把他安置于南宮,實際上軟禁起來。1457年正月,景帝病危,于謙等力諫立英宗的兒子朱見深為皇太子(在1453年11月景帝唯一的兒子朱見濟死),景帝被迫同意。但在準備立皇太子的前一天,徐有貞、石亨、曹吉祥等已發動“奪門之變”。他們撞開南宮大門,用御車把英宗抬到奉先殿,高坐成床之上。天亮,百官入朝,始知上座已不是景帝而是英宗,徐有貞帶頭大呼“上皇帝復位矣!”景帝在病榻聞訊,只得連聲說個“好”字。景帝不僅被廢去帝位,連郕王之封也廢了,不久便死了。

  在封建王朝,普遍存在著權力的博弈。皇帝與皇儲、親生骨肉之間經常會為了權力而生死相搏。帝王家庭內,經常上演父(母)殺子,子弒父,或兄弟相殘的慘劇。如在隋朝楊廣弒父殺兄;唐朝李世民玄武門之變”;明朝朱棣“靖難”之變等等。發生在明朝的“南宮復辟”同樣是兄弟之間為了權力而演繹的一幕慘劇。

  明宣宗病死后,太子朱祁鎮即位,是為明英宗,年號正統。明英宗即位時才9歲,朝中大事在稟報皇太后以后再施行。當時有司禮太監王振在朱祁鎮小時候就時常陪同其玩耍,天長日久,得到了朱祁鎮的歡心。朱祁鎮做了皇帝后,尊其為“先生”,并要公侯們尊他為“翁父”,又把一切軍國大事交給他統管,朱祁鎮落得在一邊做個逍遙皇帝。而此時的北元勢力在不斷擴大,屢犯明朝邊境。北元政權是由元朝殘余勢力逃回蒙古后建立的。隨著勢力的不斷壯大,開始侵犯大同,此時掌管軍國大權的王振想借此機會來顯示威風,于是慫恿英宗御駕親征,年輕的英宗也想率50萬大軍到塞外玩玩,于是兩人一拍即合,決定出兵。明軍進入大同,王振得知前線戰事慘烈,又慫恿英宗退兵,結果部隊大亂,北元的也先趁機追擊。撤退時,王振想繞道家鄉蔚州顯示威風,走了40里,忽又擔心軍隊會對家鄉他的產業造成破壞,又命部隊改道向東;到了土木堡,因他的1000多車財物未到,又強行命令部隊在沒有水源的土木堡駐扎,結果,幾十萬軍隊被北元的也先包圍殲滅。王振被憤怒的將軍打死,而英宗皇帝成了中國歷史上絕無僅有的戰地俘虜。這就是著名的“土木之變”。

  皇帝被俘一事傳到京城,立即引起了軒然大波。一些大臣聽到此消息后,驚惶失措,嚇得六神無主,有的大臣則主張立即南遷,整個王朝處于動蕩不安之中。就在這生死存亡之際,時為兵部侍郎的于謙,從國家大計出發,力主“國不可一日無君”。最后,孫太后以懿旨令英宗之弟朱祁鈺為君,是為明代宗,年號景泰(故代宗又稱景帝),尊英宗為太上皇,又下令立英宗的兒子朱見深為太子。明代宗即位后,升于謙為兵部尚書,授予重任。在于謙等人的主持下,明軍頑強抵抗,屢敗蒙古也先部于北京城下,瓦刺大軍被守城的明軍斬首萬余,九萬多潰散逃亡,也先被迫撤兵。也先大敗后,勢力大大減弱,再加上內部出現矛盾,因此開始向明政府求和,并主動提出送還明英宗。朝中大臣大多主張將英宗迎接回朝,代宗心中雖有千萬個不愿,可是又不便說出口,最后只好派于謙等人將英宗接了回來。英宗回來后,代宗完全不顧骨肉親情,立即將其軟禁在南宮并加強防范,杜絕英宗和任何人聯系。英宗所住的居室十分簡陋,除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外,一切從簡,哪怕是紙筆都很少提供。這時的英宗名義上是太上皇,其實和階下囚并無多大差別。

  時間過了幾年,相安無事。但是明英宗的兒子仍然為太子,這成了代宗的一塊心病。于是他欲廢太子朱見深,立自己的獨子朱見濟為太子。易儲舉措立即引起朝廷內部大臣的不滿,就連自己的皇后汪氏也反對,可是代宗一意孤行,最終景泰三年五月,代宗下詔,廢朱見深為王,令其出宮居住在王府,而將自己的兒子立為太子??墒沁@朱見濟偏偏是個短命鬼,在被立為太子后不久便暴病身亡。朱見濟一死,太子之位該由誰來繼承?立儲一事再次被提上了日程。有的大臣力主恢復朱見深太子名分,代宗聽后大怒,對提出復儲的官員進行打擊報復。很多人害怕遭受打擊報復,所以立儲之事被耽擱下來。

  景泰八年,代宗病危,而皇位繼承人尚未確立,而代宗自己又沒有兒子,誰來繼位?有人提出恢復朱見深東宮名分,有人則表示反對意見。就在爭論沒有結果之時,石亨、曹吉祥、徐有貞等幾個在朱祁鈺當政時不受重用的人趁機發難,把英宗從南宮中接回金鑾殿。群臣得知太上皇復位,面面相覷,無人敢反對,這樣,明英宗在做了七年的太上皇后,終于重登大位。這就是歷史上的“奪門之變”。明英宗復辟后,立即將還未斷氣的代宗遷往西山,朱祁鈺幾天后死去,享年二十九歲。關于代宗朱祁鈺的死,有著較大的爭議,有人說他是看到皇位被奪,受刺激而死;有人說,代宗可能是被英宗派太監蔣安用帛勒死的。代宗死后,并沒有葬在生前選好的皇陵,而是被葬在西山。他也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沒有葬在皇陵的皇帝。為區別于第一次當皇帝,明英宗改年號為天順,這也使他成為明代歷史上惟一擁有兩個年號的皇帝。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事件始末:中國明代將領石亨、太監曹吉祥等于景泰八年(1457)擁明英宗朱祁鎮復位的政變。又名南宮復辟。以石亨等攻破南宮門,奉英宗升奉天殿復辟,故名。正統十四年(1449)八月,明英宗在土木之變中被俘。九月,兵部尚書于謙、吏部尚書王文等擁立英宗弟郕王朱祁鈺為帝(即明代宗景泰景帝),遙尊英宗為太上皇。次年,英宗被釋歸,為景帝幽禁于南宮。景泰八年正月,景帝病重,不能臨朝,石亨見帝疾甚,即與都督張軏(yuè)、太監曹吉祥等密謀發動政變,擁英宗復辟,以邀功賞 。是月十六日夜 ,徐有貞、石亨等引軍千余潛入長安門,急奔南宮,毀墻破門而入,掖英宗登輦,自東華門入宮,升奉天殿,并開宮門告知百官太上皇已復位。英宗復位后,下于謙、王文于獄。后又以謀逆罪殺于謙、王文,迫害于謙所薦之文武官員。論復辟功,對石亨、張軏、徐有貞等人分別晉官加爵。二月,廢景帝仍為郕王,遷于西內。

  世事難料,為鞏固自己的權位而煞費苦心的景帝,突然病倒了,而且病得不輕,是朝廷上下不曾料到的。大臣們手忙腳亂,因為“儲位未定”—接班人還不明確,他們寄希望于皇上霍然痊愈,危機便可以暫時獲得緩解。文武百官天天都到左順門問安,每次都是太監興安出來發布消息,時日一多,他不耐煩了,說道:你們都是朝廷股肱耳目,不為社稷考慮,每天徒勞問安有什么用?他的意思是在暗示大臣,應該早日冊立皇儲。

  吏部尚書王直、禮部尚書胡濙召集大臣會議,請求景帝,重新冊立沂王朱見深為皇太子,推舉內閣大學士商輅起草奏疏。內閣大學士王文、陳循、蕭镃對此有異議。王文說:如今只能建議冊立皇太子,因為不知道皇上屬意于誰?外間傳說,他與太監王誠密謀,由太后出面迎取襄王世子為皇儲。陳循知道王文的心思,沉默不言。蕭镃說:沂王既然已經退了,不可重新冊立,只能提出“早建元良”(盡快冊立太子)的請求。都察院左都御史蕭維禎舉筆說:我請求更改一個字,把“早建元良”改為“早擇元良”。

  大臣們聯名簽署的奏折送到景帝的病榻前,得到的批示是:“朕偶有寒疾,十七日當早朝,所請不允?!币馑际?,我的身體并無大礙,過幾天就可以上朝,不必考慮接班人問題。

  真的是“偶有寒疾”嗎?非也。他十二月二十八日一病不起,連最重要的儀式—正月初一的元旦朝賀,也不得不取消,正月十五的郊外祭祀儀式不能取消,正月十二日,他把武清侯石亨叫到病榻前,命他代行祭祀。

  石亨是陜西渭南人,出身將門世家,善騎射,有膽略,手提大刀,輪舞如飛,而且儀表威武,四方面孔,魁梧身材,美髥及膝。景帝即位后,接受兵部尚書于謙的推薦,任命石亨為五軍都督府右都督,掌管五軍大營,封為武清侯,授予大將軍頭銜。他的侄子石彪,也是一員驍勇善戰的梟將,能挽強弓,揮舞板斧,因戰功,由游擊將軍升任都督僉事。石亨代表皇帝去郊外祭祀,可見此人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非同小可。

  景帝有眼無珠,看錯了人,鑄成大錯。石亨雖是一介武夫,卻機敏過人,在景帝病榻前,近距離觀察,皇上已經病入膏肓—這是其他大臣不可能獲得的機密息。一旦景帝駕崩,擁戴誰繼位,何去何從?必須作出抉擇,政治投機是沒有原則的,完全從自己的私利出發。

  他從宮中出來,立即與都督張軏、都察院左都御史楊善、掌管京營的太監曹吉祥一起密謀。他說:皇上病危,擁立皇太子,不如恢復太上皇的帝位。為什么呢?他說了四個字:“可邀功賞?!边@四個字含義頗深,無論擁立誰為皇太子,都屬于正常程序,并無“功賞”可言;恢復太上皇的帝位,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尤其出乎太上皇本人意料,必定可以得到大大的“功賞”。后來的事實也是如此,復辟的英宗對他們這些復辟功臣,毫不吝嗇的論功行賞了一番。從效果來看,石亨之流的投機是成功的。

  張軏、楊善、曹吉祥支持石亨的主張,考慮到恢復太上皇帝位,帶有極大的風險,弄得不好將招來殺身之禍,需要得到更多人的參與,周密謀劃。于是他們去找太常寺卿許彬商量,許彬表示贊同,說:這是不世之功,可惜我老了,幫不上忙,徐有貞善于出謀劃策,能出奇招,何不找他商量商量?

  石亨、張軏等人連夜趕到副都御史徐有貞家中,徐有貞一聽此事,大為歡喜,點撥道:一定要讓太上皇知道我們擁戴他的意思。張軏回答:已經暗中把信息送到了。徐有貞叮囑:必須得到他的贊同,才可以進行。

...查看更多

  土木堡之變時,朱祁鎮被瓦剌胡人俘虜,其弟郕王朱祁鈺被眾臣推舉為皇帝,是為朱祁鈺。

  后來,兵部侍郎于謙成功抗敵,并與瓦剌議和,瓦剌首領也先眼見朱祁鎮已經無用,于是同意讓朱祁鎮回燕京。朱祁鈺表示不愿意退位,曾對大臣說:“我并不是貪戀帝位,而是當初把我推上寶座的,是你們啊?!?/p>

  他貪戀帝位與否這并無關是非,不過他廢除了明朱祁鎮之子朱見深,立自己的兒子朱見濟為太子。經大臣陳述其利弊後,朱祁鈺把朱祁鎮迎接回京師,囚於南宮,尊為太上皇。并以錦衣衛對朱祁鎮加以軟禁,嚴密控管,宮門不但上鎖,并且灌鉛,食物僅能由小洞遞入。

trim_meitu_3.jpg

  景泰七年(1456年),在對抗瓦剌時立下大功的石亨為了自身利益,有意復朱祁鎮登基。在拉攏身邊人商討後,與宦官曹吉祥、都督張軏、都察院左都御史楊善、太常卿許彬以及左副都御史徐有貞等人行事。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朱祁鎮復辟後,于謙以謀逆的罪名被處死,而所有曾助朱祁鎮奪回帝位的功臣,如石亨、徐元玉、許彬、楊善、張軏與曹吉祥等人都被封為大官,當中,都在朝中橫行霸道,到了曹吉祥受寵的后期,更發生了曹吉祥企圖弒位的曹石之變。

  政權逐漸陷入混亂,各個派別文官相互爭斗,一些官吏在激烈的派別斗爭中遭到貶斥,武官的地位逐步低下,政治也繼續腐敗和混亂下去。從此,明朝的統治危機便一天天加重起來。

  朱祁鈺繼位,本出於一時權宜,只以眷位故,演成朱祁鈺惟恐其兄之入,朱祁鎮惟恐其弟之生。兄弟失和,授野心分子以機會。當朱祁鈺病重之際,前立太子已故,已無子嗣,皇位理當歸還朱祁鎮一系,原可和緩而自然的轉移,其理甚明,其事至易,直以朱祁鎮庸愔,而小人從中滋生事端。

103_meitu_5.jpg

  朱祁鎮復位,朱祁鈺竟以暴薨,甚至朱祁鎮也在有意無意間,任令迎復諸輩冒功濫賞,大肆報復,于謙等冤死。當時人已甚不以為然,如閣臣李賢;而時久事平,朱祁鎮后也懊悔昔日之妄殺。

  所以《明史》評論說:明代皇位之爭,而甚無意義者,奪門是也。

  談遷評論道:“于少保最留心兵事,爪牙四布,若奪門之謀,懵然不少聞,何貴本兵哉!或聞之倉卒,不及發耳!”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曹石之變是指明英宗南宮復辟后,石亨、曹吉祥因迎復有功而受到寵,權勢日重。石、曹二人相互勾結,圖謀叛亂的事件。最后,石亨坐獄瘐死,曹吉祥被磔刑于市。

  明英宗復辟后,非常倚重徐有貞、石亨和曹吉祥三個人。特別是徐有貞,很快又被升為兵部尚書,封武功伯兼華蓋殿大學士,并賜號“奉天翊衛推誠宣力守正文臣”,食祿一千一百石,世襲錦衣指揮使。大權在手,徐有貞肆無忌憚,中外傾目,但有皇帝信任,誰也奈何不了他。

  得志之后,徐有貞有意與武將石和太監曹吉祥拉開距離。他還常在明英宗面前訴說二人在外的貪橫之事,石亨、曹吉祥知道風聲,大加怨恨,日夜聚議,密謀構陷徐有貞。

  明英宗常與徐友貞二人君臣密議政事,屏除旁人。但身為司禮太監的曹吉祥有眼線,偷聽了不少這君臣二人的“悄悄話”。一日,曹吉祥問明英宗某事因由,英宗大驚,急問你從何得知,曹公公答言,乃徐尚書講給我聽。自此,英宗皇帝開始疏遠徐有貞。

  不久,石亨、曹吉祥二人向明英宗泣訴,說徐有貞以內閣的力量想傾陷他們兩個“忠臣”。英宗皇帝很討厭徐有貞“泄密”,把他外放為廣東參政。石亨等人恨極徐有貞,派人投匿名信,誣稱徐“指斥乘輿”,流放途中說皇帝壞話。明英宗惱怒,下詔把徐有貞發配到云南一帶為民。一直到石亨等人事敗,徐才獲召還,但未獲重新使用,釋歸老家無錫。他天天手持鐵鞭起舞,想效廉頗復用,終不能重新被召入朝?;倚闹?,放浪山水之間,又活了十幾年才病死,算是善終。

  除去了共同的“敵人”徐有貞,石亨和曹吉祥又開始狗咬狗,相互爭權傾軋。

t01b74a0f1a563003a9_meitu_7.jpg

  石亨美男子,生有異狀,方面偉軀,美髯及膝,如果臉色再紅些,活脫脫一個關羽再生。其侄石彪也美須髯,與石亨一樣形狀魁梧。石亨襲其父職,為寬河衛中下級軍校,特善騎射,能用大刀,每戰輒摧破奮前,實為一刀一槍掙得的功名。

  自從擁立英宗皇帝復辟后,石亨得首功,進爵“忠國公”,其家族男性成員冒功入錦衣衛為官者多達五十多人,四千多與他有舊的部曲和熟人皆冒領“奪門”之功而得官,勢振中外。英宗皇帝對他眷顧特異,言無不從。一時之間,勢焰熏天。

  石亨武人一個,不知盈滿,成日干預政事,有時為手下人向皇帝要官遭拒,悻悻然見于顏色。特別讓明英宗動疑的是,石亨常常不待宣召而入宮,出來進去前呼后擁,耀武揚威。

  時間一久,明英宗當然不能容忍,便問閣臣李賢如何應付。李賢答:“圣上應該獨斷!”

  明英宗頓悟。他馬上下詔給各門,武臣非宣詔不得入見。從此,石亨很少再有面見明英宗的機會。

  其間,明英宗還不太忍心對石亨下手,就問閣臣李賢,“石亨有奪門之功,我怎么處理他呢?”

  李賢回稟:“天位本來就是陛下您的,稱‘迎駕’則可,如何稱‘奪門’,‘奪’則不順,何‘奪’之有?彼時,萬一石亨等人謀泄,不知陛下有多么危險!如果當時石亨等人不為貪功行倉猝之事,郕王(景帝)死后,大臣們仍會奉您平安復位?!?/p>

  于是,受英宗諭指,錦衣衛指揮捕逯杲上奏石亨陰謀不軌,下詔獄拷問。很快就被活活打死在監獄中,其侄石彪也很快被人以謀反罪處決。

  石亨一死,“奪門”三功臣只剩曹吉祥一人了,這位公公不喜反憂,很有岌岌可危之感。

...查看更多

結語

  朱祁鎮復位,朱祁鈺竟以暴薨,甚至朱祁鎮也在有意無意間,任令迎復諸輩冒功濫賞,大肆報復,于謙等冤死。當時人已甚不以為然,如閣臣李賢;而時久事平,朱祁鎮后也懊悔昔日之妄殺。
更多
相關專題
相關新聞

分享

×
  • QQ空間
  • 朋友網
  • 騰訊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
日本黄片